飛鳥盡

精神戀愛中

8.31

好像找到了點什麼

       ocamp結束了。像夢一樣。從海口坐飛機到香港參加活動彷彿是昨天的事情。果然人在認真投入的時候,時間會過的特別快。好像我還著著黃色t恤,走在校園裡,後面是有些緊張又有些期待的新生。

    我感到我和之前不同了。從五月開始,期末之後,我就成天像鹹魚一般過著百無聊賴的生活。刷手機遊戲,睡覺,吃一切想吃的東西。不再有壓力,不再有責任,當然也不再有期待。去了趟美國,我以為我會將那次旅行經歷歸為人生難忘的驚喜之一,然而事情並不是這樣。我見到了美景,絕世美景,因為我幸運,所以能見到它們,但是一路上我被同行的姊姊哥哥照顧著,沒有慾望去和當地人熱切交流,或者探尋美景深處的秘密。太安逸的生活,導致我失去了好奇心與創造力。回家之後,我愧疚,愧疚於別人對我好,我卻無法真正開心起來,我認為我發自內心誠摯的快樂才是對照顧過我的人最大的報答,可是我沒有。我眼睛自己的木訥,自己的無動於衷。然後我開始消極,在外人看來,是無病呻吟罷了,事實上的確是這樣,可是我的的確確也無法逃脫這種消極。我感到寂寞,鮮於他人交流,但我又不想主動和別人交流,一是不想有人離我太近或者挖掘我的內心,二是和別人相處的時候我總是會在一定程度上偽裝然後弄得自己有點疲累。然後我一直在矛盾著,頓時覺得世間一切都無意義。

     暑假末尾的迎新營,我沒有很期待,因為我只是helper,在旁邊的幫手,並不是活動的主角,我並沒有太大壓力。(然而有時候組爸媽不在的時候我一個人帶還是蠻有壓力的)然後沒想到helper的工作量也不小,不過當時我沒有抱怨的心情,反而覺得忙著挺好的,不用閒著玩手機。然後每天都是早起晚睡,早上鮮少賴床,晚上倒頭就睡,不把手機上的“每日必刷”給刷完就睡了。感覺幾天我都挺忙的,忙到忘我,忙到沒時間想有的沒的,或者無病呻吟。然後對於小組,其實我很珍惜這個組,不明白為什麼,我並沒有超高智商也沒有什麼拿手絕活,能做的就是像媽媽一樣做一些很簡單的關心他們的事情,我覺得既然我做了就要認真來,所以我在努力無微不至。不知道在他們心中我算是合格嗎?

    在短短的七天中,我感受到了許多,從別人的舉動,和自己情緒的波動中。

    曾經以為幫助別人只是為了滿足同情心,或者提高自己的某些技能。沒想到幫助別人還能真真正正地拯救自己枯竭的心。被愛被付出是幸福的,但是一直這樣的話,被給予的愛最終將流於平淡,會貶值,這個時候去嘗試愛別人,或許才能讓自己感到充實。這七天,我才感覺到,其實很多事不做是不會知道自己行不行的,某些事,比如交際,比如對好的人有好感,在這些方面,其實我也不是那麼差勁。只是我沒做過,或者做得少,感受不到自己的潛力而已。除此之外,我也看到了很多強大的人,比如觀觀就是個很好的例子,精明的頭腦,不凡的樣貌,我總是羨慕這樣的人,覺得自己能慢慢趕上她,當然這種“覺得”也只是在腦子裡,真正做起來有多麼艱辛都不知道,畢竟我跟她是天差地別的兩個人,我不前進怎麼可能趕上那樣優秀的人。

    總之,參加這次活動,我希望對我來說或者對新生來說,都是個正確的選擇,它稍許解開了我心中的鬱結。還是如蔡帥的那句話,多讀書。然後我希望今後我能更加冷靜。

    解鈴還需繫鈴人,自己的心結,看來解的人,終究還得是自己。


评论

© 飛鳥盡 | Powered by LOFTER